信息中心

虚假广告屡禁不止 委员们很着急
来源:     时间 : 2018-03-13

“我做了10年政协委员,虚假医疗广告的问题年年讲,2016年、2017年都提了提案,可现在一打开电视、收音机,虚假医疗广告还是屡屡出现。” 3月9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医卫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林野教授率先抛出的话题,让政协委员们纷纷打开了话匣子。
??“层出不穷的虚假医疗广告,反复误导老百姓。”林野说,去年北京市东城区的医疗纠纷举报,大部分指向打着韩国招牌的医疗美容机构,有的老百姓被广告中明显夸大的效果和“先进技术”所欺骗,受到伤害,“虚假违法医疗广告严重扰乱正常医疗秩序,不及时治理将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
??“我来说两句。”作为泌尿外科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邢念增抢过话筒,“最大的感受就是开车时打开收音机,全是泌尿外科的虚假广告”。邢念增说,这类广告极易误导患者,也是产生医疗纠纷的一个重要原因,严重扰乱了医疗秩序。“虚假广告在有影响力的公众媒体上传播,将直接影响公众的认知,对媒体公信力造成损害。”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某保健品因虚假广告已被通报2000多次,但该产品的广告仍在各大媒体播出。”全国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胡刚有些无奈,虽然明确规定了保健品广告不得宣传疗效,但仍有大量保健品广告用词夸大,进行迷惑性宣传。“每年都有委员提出相关提案,但效果并不明显。虚假医疗广告宣传涉及多个部门,大家应合力解决。”
??“据我了解,美国、德国的牙科医疗广告仅能介绍机构名称、医生姓名、学位、开展专业、接诊时间、地址电话,严禁其他任何形容性宣传内容。但我国却不是。”林野说,国内经常能看到一些牙科诊所的广告中出现“快速种牙”“轻松种牙”“次日进食”等词汇。“对于口腔科这样的学科,广大患者难以了解专业知识,这也让虚假医疗宣传有了乱来的空间。”林野指出,医疗广告审查专业性强,广告数量大,且新媒体传播方式多样,监管难度大,监管效率低下。为此,林野建议,我国应该参考部分发达国家的做法,从源头上严格限定医疗宣传内容。“比如,严格限定为专业与执业直接相关信息。”
??“没错,不仅要严格规范和限制医疗广告,还要加强对公众的健康教育。”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姚树坤说,“电视、广播等公共媒体应该成为健康教育的有效方式,但目前其举办的保健、养生讲座,专家水平参差不齐,所讲内容很多缺乏科学依据,严重误导受众,有的甚至造成患者贻误诊疗时机。”姚树坤建议,卫生行政部门组织成立健康教育指导委员会,让更多正确的知识进入公众的视野,提高公民的基本健康素质。
??“我们应该像室内控烟、打击酒驾一样,加大对虚假医疗广告的查处力度。”邢念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