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

之江生物邵俊斌:未来新冠核酸检测将实现全自动 全程无纸化丨浦东30年•财经30人
来源:     时间 : 2020-11-27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核酸检测这个专业的医学名词被大众所熟知,浦东有这样一家企业,他是国内首批获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注册证并快速投入量产的企业,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之江生物,成立于2005年,专业从事基因诊断试剂及仪器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是国内分子诊断试剂生产的龙头企业之一。在手足口病、甲型H1N1、人感染H7N9、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寨卡等国际抗疫突发事件暴发时,公司都及时研制出相应的核酸检测试剂。今年年初,公司快速反应,集中火力攻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今年5月,该试剂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应急使用清单。公司还开发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自采样服务包,有助于实现核酸检测的全程无纸化。

本期对话嘉宾:邵俊斌博士,上海之江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毛胚城市”的机遇和希望

第一财经:今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之江是哪一年来到浦东的?

邵俊斌:2005年来到浦东。那个时候正是浦东热火朝天的建设过程中,看到很多的工地。我觉得还是一个毛胚城市一样,白天有不少人在工作,晚上就黑灯瞎火。

第一财经:您到浦东创办之江生物,看中了这里的什么?

邵俊斌:首先我觉得上海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未来我们的产品可能会走向全球,找一个国际的高地是需要的。另外,生物医药是浦东重点建设的产业,到浦东也许能找到更多的机遇和人才。

第一财经:处在张江这样的环境当中,在你们的研发过程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邵俊斌:张江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它有很多公共的技术平台,可以让很多企业来享受。有些不需要重复建设的高精尖的设备,可以共享性的使用。在我们企业的发展过程中,首先提供的是政策上的扶持,同时,对于生物医药产业,很多都是从无到有去创造的,在资金需求上,张江也是一个资本非常活跃的区域,对于一些创新性比较强的企业,比较适合在那里做孵化成长。

集中兵力攻关试剂 兵贵神速 与病毒赛跑

第一财经:今年年初抗击疫情过程中,公司成为国内首批获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注册证的企业,而且马上就投入了量产。疫情的突然爆发,给到你们做研发的时间特别少,你们如何来攻克这一难关?

邵俊斌:我们在得到一些信息以后,整个研发团队就在准备做研究了。到了1月11号,我们获取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那个时间点开始起,我们召开紧急会议,只做这一件事儿,专攻新冠的检测试剂,24小时三班倒,累了就换批人,有些人就睡在研发的岗位上。在我们中试的过程当中,基本上就是跨年三十了,很多人是在厂里过的年,吃顿饺子之后就又去干活了。

第一财经:兵贵神速,你们在和病毒赛跑。

邵俊斌: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帮助。1月23号,我刚从北京为这个产品的应急审批答辩回来,上海市药监局就组织了一批专业的团队来帮助我们。因为研发时间非常紧,如果走了弯路,可能会耽误进程,所以有三支队伍来帮助我们,包括审评中心、检验机构、还有区药监局,都在帮助我们尽量少走弯路,在某些技术环节上给我们一些指引。所以,虽然时间短,但是研发的环节没有减少,大家卯足了劲把这个产品拿下来,大年初二我们就获得了注册证书。

第一财经:疫情期间的这种研发速度,比起以往来讲有什么不同?

邵俊斌:以往我们研发这样的诊断产品,通常需要两年到三年的时间。以往的很多研发,我们是串行的,串行就是说这个研发动作当中的某一个人,他可能同时兼了很多任务,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做下去的,所以时间就会比较长。这次不一样,我们是把整个公司近百号的研发队伍分配到一个工位上去,几个人同时做一个研发动作。原先的串行变成了并行,这样的一个排布,研发的时间就可以缩短了。还有就是研发人员正常的工作基本上是朝九晚五,这下他们都是24小时轮班,把非工作时间也算进去了。当然,这个过程当中得到了很多专业机构的支持,比如药监局是一个专业的审批机构,以前他们做的是监管工作,这一次他们做了很多服务性、指导性的工作,24小时的指导。

第一财经:公司面对这种突发状况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之前也有参加过一些国际上医疗突发事件的应对吗?

邵俊斌:对,到目前为止,世界卫生组织启动过三次重大卫生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对于诊断类产品,只发起过三次,我们是全球唯一一家在三次的世界卫生组织征集检测类产品的过程中都被批准的企业。最早是埃博拉的诊断试剂,后来是寨卡病毒的诊断试剂,这次是新冠病毒诊断试剂。

采样服务包 新冠检测实现自助采样

第一财经:新冠病毒检测未来会不会有更便利的方法?

邵俊斌:未来我觉得应该有更快的核酸检测方法、试剂以及仪器,能大量的全自动检测,我们企业开发了一个新冠病毒样本自采样的检测服务包,每个人可以自己采样,自己操作。

第一财经:可以不用去医院吗?

邵俊斌:现在医院的采样,主要是咽拭子和鼻拭子,可能会有一些不舒适的感觉。第二,你到医院去可能会觉得不方便。随着未来疫情防控的常态化,采样的需求还会增加,但是我们的医疗资源总是有限的。我们开发了新冠检测采样的服务包,可以通过自采样的方式,将痰液收集在一个管子里,通过一定的转运方式送到医学检查机构,就可以获得结果,这大大节约了医疗采样资源,对于后续常态化的疫情防控会起到很好的作用。

第一财经:得到报告大概需要多长时间?中间运输的过程如何实现?

邵俊斌:通常当天就能得到报告。这个过程基本上全程无纸化,就是说你拿到检测包的时候,可以用手机把注册信息登录进去,然后在手机上预约上门取样的时间,取样以后送到实验室,实验室两个小时以内就能出结果。

第一财经:这个产品现在已经在量产了吗?

邵俊斌:对,已经在使用过程中了,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我国体外诊断技术已处中等发达水平

第一财经:这次公司成为抗疫明星企业被大家熟知,那么公司之前的产品覆盖哪些领域的呢?

邵俊斌:新冠疫情的核酸检测试剂,只能说是锦上添花,其实我们核酸的检测产品已经有400多项了,获得国家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书的已经达到36项,新冠是其中一项。我们不仅仅做诊断试剂,还做诊断的仪器。在疾病的诊断领域,实际上细分也挺多,比如新冠,实际上最初症状是一个呼吸道的疾病,那么在呼吸道疾病当中,我们已经有七八个产品获得药监局批准。另外在妇科领域,尤其像妇科肿瘤领域,我们有一些拳头的产品,已经上市了有七八年了。

第一财经:检测试剂是属于体外诊断这个领域,就这个细分领域来说,目前我们在国际上是处于一个什么水平?

邵俊斌:体外诊断,国际上来讲,我们大概处在中等发达这样一个位置。但分子诊断,也就是核酸检测的这个技术,我们大概在国际上可以处在中等偏上,或者说跟国际的最先进企业相比,也就差半步之遥吧。我们这次新冠疫情用到的核酸检测产品,我相信90%以上是我们国内的产品,而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第一财经:这次抗疫的过程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历,为企业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邵俊斌:我觉得真正要做好一件事情,你这个企业本身还是要有一定的技术沉淀,第二就是说还是要有技术创新。虽然有很多核酸诊断的产品,但在持久的应用当中,你的质量和用户体验是不是能走在别人前面,这需要一个综合性的技术来实现。

第一财经:对于浦东的未来,您有什么样的寄语?

邵俊斌:对于浦东而言,我想说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开放,上海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需要全球生产要素的融合,要做到充分的开放,才能融合全球最佳的技术,乃至于资本等各方面的生产要素。第二个我觉得是创新。上海是一个人才聚集的高地,浦东又是上海最开放的一个地方,无论是在金融、IT,还是生物医药等诸多领域都需要创新,只有创新引领才能真正体现浦东最大的价值。

危中有机,唯创新者胜,唯创新才能体现最大价值。当下,全球生物医药界正在加紧研发无需实验室环境、检测时间更短、手段更便捷、准确率更高、更安全的核酸检测技术,推动核酸检测技术的迭代升级。这看似一个科学“小切口”,实质可以带来经济社会的“大成效”,推动经济社会更快的回到正常轨道上来。今年9月,之江生物科创板IPO过会,公司能不能借助浦东的创新引擎,资本的力量,带领创新的急行军先行突破?我们翘首以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