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

首款cMet抑制剂日本上市
来源:     时间 : 2020-03-27

【新闻事件】:今天日本药监局MHLW批准了德国默克的cMet抑制剂tepotinib (商品名Tepmetko)用于治疗无法手术、 MET外显子14跳跃(METex14)变异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到末线的治疗。这个批准是根据一个叫做VISION的二期临床结果,tepotinib这个99人(15位日本患者)参与的临床试验中产生42%应答率、中值应答时间12个月。同一天ArcherDX生产的cMet伴随诊断试剂盒ArcherMET也被批准上市。

【药源解析】: cMet是个与EGFR类似的受体激酶,胞外区与生长因子配体HGF 结合后诱导二聚而通知胞内的激酶传递增长信号、因此也叫HGFR。某些cMet基因变异如METex14因为缺失一段蛋白令这个受体长期处于激活状态、如同组装汽车少加了一个刹车,可以引起细胞生长失控。METex14约占NSCLC的3%-5%,是相对较小的一个人群、但这类变异因为此前缺少靶向药物比较难治。另一个造成这条通路过度活跃的机制是蛋白表达增加、约占1-10%。这也是使用EGFR抑制剂的一个耐药机制,在EGFR抑制剂耐药后可能增多、所以这是更大的人群。

这个领域主要是tepotinib与诺华/Incyte的capmatinib之间的竞争。Capmatinib在类似人群的应答率和应答时间都与tepotinib比较接近,而且获得FDA优先审批资格、有望率先在美国上市。但 tepotinib 似乎选择性更好,无论四级以上副作用比例还是因毒性退组患者人数都低于capmatinib。从化学结构看capmatinib是常见的3,5-二取代氮杂吲哚骨架、所以可能抑制更多激酶,而tepotinib 则是比较罕见的一个单hinge骨架。阿斯列康与和记黄埔有一个savolitinib 也在第一梯队、主要用于与AZN三代EGFR抑制剂Osimertinib组合控制EGFR耐药 ,也可能前后脚在美国上市。此前ArQule/Kyowa Hakko、葛兰素/Exelixis、安进先后放弃类似药物tivantinib、 foretinib、AMG 337。抗体方面最领先的是Sym015,也有不少企业在开发EGFR/cMet双抗药物、但这些药物还在早期临床。

与新冠感染类似肺癌的早期症状很不明显。肿瘤细胞在体内无声无息地扩增,如同无症新冠患者在悄悄感染大量人群。肺癌发现基本就是晚期,只有15%左右可以手术、而且手术复发率较高。肺癌是最大的市场、吸引了最多投资,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我们发现肺癌是多种疾病的组合。现在肺癌的治疗已经高度碎片化,除了相对广谱的化疗和免疫疗法、靶向药物一般只针对一小部分患者。即使比例最高的EGFR变异也只占20%,而且还细分成不同变异、需要不同疗法,ALK、ROS、RET等变异比例都在个位数。cMet虽然也比较罕见但因为是EGFR抑制剂的耐药机制之一,所以至少部分EGFR变异患者(耐药患者)也需要cMet抑制剂、潜力更大一点。肺癌正常时期是最严重的肺病,但现在新冠已经取而代之并造成全球恐慌,以至于今天说这个事如同在讨论另一个星球的事情。

来源链接:https://www.yypharm.com/?p=2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