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

药品耗材控费不能“一刀切”!那“药占比”呢?
来源:     时间 : 2018-01-04

要科学控制医疗费用增长,就必须控制不合理用药、检查和治疗等行为,能做到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可减轻群众负担。然而,在具体落实中,由于种种原因,个别部门及医疗机构对“控制”采取“一刀切”,尤其是在“药占比”上做文章,如豫北一县级医院2015、2016年“药占比”竟然低到19.89%、20.23%,虽然医疗费用的增长幅度是降下来了,但片面追求指标而不讲究临床治疗的实际需求,以致于必须的药品及耗材不采购、不使用,诊断治疗出现异常,甚至部分医院拒绝接收住院病人。

又如在过去2个月里,贵州、四川、山东、河北、广州等省市,频传公立医院停药的消息,也有不少医生发微博,称本医院耗材停用。也有许多医院为了药占比而将大量“辅助用药” 营养性等高价药品及高值耗材“踢出”医院。此外,豫北一县医院2017年12月拒收非急诊病人住院,正在住院的一律办理出院手续,但保证2018年1月1日重新入院。为什么?据了解,就是因为低“药占比”下的高医疗消费让县医保及医院医保定额有透支危险,许多参保病人因此不能得到正常的医保医疗服务!

不过去年底12月22日卫计委和中医药局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元旦春节期间医疗卫生服务工作确保医疗服务质量的通知》,强调在合理用药前提下,保证临床必需药品、满足群众医疗需要。

日前,两部委也发通知,控费切忌“一刀切”。国家卫计委组建11个督导组,奔赴22省,重点对严格落实医疗质量安全核心制度,强化临床路径管理进行检查,对不合理用药进行重点干预和跟踪管理。

这足以说明“控费”一刀切对科学、合理的常规医疗已经出现“危害”受到有关职能部门的注意重视。

国家明文“药品耗材控费不能‘一刀切’”!这让笔者又想起了已有几年历史的“药占比”,既然看到知道“控费”药品耗材“一刀切”对正常的医疗有危害,那么,是不是也该重新对“药占比”进行审查了?一味用药占比来控制、缓解“看病贵”真的有效么?不一定吧!

一药企负责人与笔者交流说,缓解“看病贵”已经在医药头上“动土”多年,效果并不明显,如今“三医”都该在自身找原因、定措施、下功夫,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如何合理检查、科学合理处方治疗项目!

医保界对控费非常支持,但重点与方向,他们并没有明显的偏向,他们对“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都是好猫”这一改革评价很是赞成,用他们的话说,不管如何,只要医保支付少,医院医生把参保人员的病看好,医保基金不透支,这样的医保定点医院就是医改先进模范!

而最为高兴的是社会大众群体,他们说,不管你(院长)用何办法、措施及手段,不管你用药贵贱与多少,只要花钱少、看好病,比啥都好!

这些言论建议有一定道理。曾几何时,控制医疗消费及其增长,政府出台许多措施,其中药品是重点控制对象,比如集招、集采、药占比、零加价、抗占比、高耗材占比、二次议价等政策制度,一直拿药品来做文章,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甚至出现中标药品价格高、药品短缺、断供及部分病人因用药问题不愿下转治疗等问题,以致于医疗无法规范进行,医药研发生产、医保资金稳定及医疗效果受到影响,比如因狠压“药占比”,疾病治疗效果随之下滑,住院天数增加及复住率升高,医保支付总量增加,医保基金透支!

因此,可以说,控费不能“一刀切”和不能再一味用“药占比”来降低医疗消费应该是大众所盼,也是现实必须!“药占比”的设计应该换位思考,不能再将其作为定点医院的绩效考核的重要、必须指标,必须将疾病的诊断正确率、住院门诊平均消费、病人满意度、社会满意度及医疗消费增长幅度与当地GDP增长比、CPI等重要经济指标相比,作为一个医院的正常考核数据指标,而不要再用“药占比”来扼杀科学合理的医疗用药及药品使用比例。

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原因复杂,除体制因素和管理外,笔者认为还有以下问题所致,一是政府卫生投入不足,公立医院逐利性运营,二是高新技术的高价格收费,三是一些医院套取、骗取医保资金而出现虚假处方增量,四是住院时间过长等。当然,药价高、药占比高等也是原因之一,但药品已经是控费的重要对象并出台实施了许多政策与制度,可效果并不理想。而且目前政府已开始将部分治疗必须药品如抗癌药等,列入医保目录,且不在“药占比”行列。

国家应出台有关的政策,让医院从过去单纯对药品控制、用30%药占比来降低病人医疗消费转向多方位、多办法、多渠道、多手段的措施来减少病人医疗费用,这应该是对医疗系统控费管理的最佳宏观政策,也应该得到医药、医疗、医保的共同认可。

只要“三医”能够真正联动,相互积极配合,就能解决病人医疗消费增长过快问题,一是医疗机构要狠抓检查、用药、治疗管理,减少降低不合理用药、不合理检查和过度医疗,减少病人的医疗消费,二是倒逼医药加大加强药品研发生产及质量管理,用高性价的药品来开发占据医疗市场,三是减少单位医保支付量,节约节省了医保资金,就能增加特殊医保项目,如大病医保覆盖面。

而能够衡量及考验三者齐心合力与否的,就是目前医改重要重大举措——临床路径管理与DRGs!只要医疗、医药、医保能真正联动,有一个公正、合理、正确、科学的联合机制与措施,就一定攻破医改这个世界难题!而四川的做法,无疑就是开发“三医联动”的法宝与秘笈!

这就需要政府将管理监督放在首位,比如加强对医药研发生产质量管理,全面推行“两票制”;加强对公立医院逐利性监管,严控其医疗消费增长幅度,对医疗机构过度医疗、复住率、门诊住院平均消费量及增长幅度的监管力度,全面加强推进临床路径管理;提高加强医保管理职能,改革医保支付,加大三医互动力度,将DRGs作为三者共同开发的核心主题,推进增加DRGs的全国覆盖面,以此在全国范围实现降低医疗消费增长幅度之目的!